终结马路霸凌:德国如何教育驾驶养成礼让行人的习惯?

2020-07-29 1W访问

台湾人到先进国家旅行,过马路时被车辆礼让,多半受宠若惊,因为,在台湾,行人路权不受尊重,行人过马路前礼让车辆先行,竟然养成习惯且视为理所当然了。这种台湾马路上常见的「车不让人」霸凌现象,却也导致行人伤亡惨重。2015年公视新闻报导,根据警政署的统计资料显示,从2014年9月起一年内,全国行人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就高达405人,其中肇事原因以「车辆抢越行人穿越道」为最大宗,「行人违规穿越道路」则居次。

2017年网路媒体上报亦有文章指出,台湾「车不让人」的交通文化之可怕,使美国、加拿大与日本等国家纷纷对前往台湾旅行的国民提出警告。美国政府强调:「台湾的驾驶人不尊重行人路权,所以您过马路时要非常小心。」加拿大政府指出:「台湾驾驶人非常易怒且鲁莽... 行人通过马路时需特别小心。」日本政府则提醒:「台湾汽机车驾驶习惯粗鲁... 甚至于,无视行人优先的概念,因此,即使是绿灯过马路时,仍必须极度小心确认左右有无来车。」

汽机车抢越斑马线虽可罚款但难举发

汽机车不礼让行人过斑马线,对此,台湾的法律难道不加以禁止吗?当然有,交通部订定的《道路交通管理处罚条例》,对于汽车的规範同样适用于机车,第 7-2 条就说:「汽车驾驶人之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当场不能或不宜拦截製单举发者,得逕行举发... 抢越行人穿越道。」

第 44 条则说:「汽车驾驶人,驾驶汽车行经行人穿越道有行人穿越时,不暂停让行人先行通过者,处新台币一千二百元以上三千六百元以下罚锾。」第 86 条又说:「汽车驾驶人... 行经行人穿越道不依规定让行人优先通行,因而致人受伤或死亡,依法应负刑事责任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看起来,对于汽机车抢越行人穿越道的处罚,似乎是法源齐备,但实际上,这种事均于转瞬之间发生,导致蒐证检举十分困难。试问:有多少行人每次过马路的时候,都会将智慧型手机拿在手中,以準备即刻拍下汽机车抢越斑马线的画面?正是因为如此,有抢越人行道习惯的驾驶人,真正被罚款者,少之又少。台湾马路上的「车不让人」霸凌现象,也就一再发生。

如何才能让台湾汽机车驾驶人养成礼让行人优先的习惯?依靠政府的一再宣导显然是不够的,台湾现在需要的是:(一) 全民普遍重视「行人优先权」而对违规驾驶人所形成的庞大社会压力,以及 (二) 为了要让全民普遍重视行人优先权,而在驾驶教育上所需要进行的改革。我们从德国的实地访谈经验当中,可以得出以上结论。

终结马路霸凌:德国如何教育驾驶养成礼让行人的习惯?

针对「道路驾驶礼让行人」的原因,在德国进行访谈,我们发现,大多数受访者都指出以下两项原因:

    德国人普遍有「强者应该礼让弱者」的观念 德国人普遍遵守法律

一位受访者表示,在他所居住的小镇,大家彼此认识,若有居民看到其他居民在驾驶车辆有不礼让行人的行为,会主动到他家敲门,提醒应该遵守道路规则。由此可见,德国人普遍认知到「车让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德国人对于车不让人这件事的态度,和台湾人的态度简直天差地远。在充斥着「以和为贵」风气的台湾社会,行人多半只求安全过马路,对于车辆的抢越霸凌,往往忍气吞声,没有任何抗议举动,而目击霸凌的旁人,更罕于插手介入仗义执言。

驾训班的道路驾驶教学在实况中学习礼让行人

不过,针对德国驾驶礼让行人的观念进行探源,我们发现,在观念养成上,德国的驾训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

根据受访的德国北莱茵-西发利亚(Nordrhein-Westfalen)邦某驾训班指出,德国法律规定,若欲考取小型车的驾照,需在驾训班完成 12 堂的道路驾驶教学(一堂约50分钟)以及 14 堂的室内理论教学。德国的许多驾训班并未设置驾驶训练场,而是让学员在驾训班以外的地方获取驾驶经验。以北莱茵-西发利亚邦为例,驾训班学员应完成的 12 堂道路驾驶教学之中,前一堂课或前两堂课係于空旷无人之处练习车辆基本操作,此后,即直接开车上路进行教学。

终结马路霸凌:德国如何教育驾驶养成礼让行人的习惯?
德国人考小型车驾照需在驾训班完成12堂共计10小时的道路驾驶教学。

刚开始上路时,学员只需操作方向盘以调整车辆行进方向,教练则透过副驾驶座位上设置的煞车和油门来控制车辆的行驶速度,如此,便可让学员渐进式地学习开车。

前述受访的驾训班亦指出,根据德国法律,这 12 堂道路驾驶教学,必须由 5 堂课的乡间道路驾驶、4 堂课的快速道路或高速公路驾驶,以及 3 堂课的黄昏或夜间驾驶所组成。而为确保驾训班和学员皆遵守该规定,在每次课程结束前,教练都会请学员在文件上签名,而这份签名文件必须在获取驾照前的道路考试时提交给考官。

学员完成 12 堂道路驾驶教学后,教练有权判断该学员是否具备资格参加驾照考试。若教练认定学员驾车技术还不纯熟,学员必须再加课,直至达到教练所设定的标準为止。

德国的驾训班,提供了涵盖不同时段与不同道路类型的道路驾驶教学,这不仅让学员能经历各种路况而提升其驾车技术,也因为教练在任何道路上均不厌其烦地强调车辆须礼让行人优先穿越马路,而让学员习得在各种道路礼让行人的方式与其重要性。

举例来说,在某驾训班的教学重点清单中,即特别提醒驾驶人需注意路上的学童和老人,而若驾驶人遇到停靠路边的校车时,更必须减速慢行,因为学童不仅可能正在上下车,亦可能从校车的另一侧(也就是驾驶人看不到的地方)突然窜出穿越马路,驾驶人若不留心,便易酿成事故。

汽车考照新制带来改变机车不让行人亦需对策

在台湾的道路安全议题上,老人与小孩这两大族群需要更多的关注。根据内政部警政署的「行人道路交通事故及违规分析」,2011至2013年,行人交通事故当事人年龄以75岁以上者比例最高(15.73%),若只观察学龄层(即年龄在22岁以下)的当事人则以7-12岁者所佔比例最高(5.91%)。

台湾的驾训班虽然都设有驾驶训练场,在其中也包含了行人穿越道,但实际上,以往驾训班的教学仅着重于驾车技术,而轻忽了教导学员「行人路权」的重要性。

而台湾的《民营汽车驾驶人训练机构管理办法》之附件五「民营汽车驾驶人训练机构应授课目及教学时数配当表」虽然也规定了,在小型车普通驾驶班教学时数的分配上,日、夜间道路驾驶的实习时数合计需达 12 小时,但实际上,却普遍未能彻底执行,导致许多人考取驾照后才开始在实际道路上进行「自主训练」,这样一来,车辆应该礼让行人的观念,也就难以深入人心。

自 2017 年 5 月起,台湾的汽车驾照考试实施新制,全面强制採取实际道路路考,也就是说,汽车考照,除先通过笔试外,还需通过两场路考,亦即驾训场内路考与实际道路驾驶路考,才能取得驾照。根据中央社的报导,交通部公路总局表示,路考 70 分才及格,而有若干最易犯错的项目,每项扣分皆高达 32 分,「未礼让行人」即在其中。

台湾这次的汽车考照制度改革,有望促使驾训班提升学员的实际道路驾驶时数,并加强灌输学员礼让行人的重要性,进而使台湾的行人路权得到改善。至于下一步呢?机车抢越行人穿越道不礼让行人的行为,政府亦应该祭出有效的对策。

本文由作者与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Universität Duisburg-Essen)东亚研究硕士生李牧丰协作,特此鸣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