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宏达电大亏,新光金还有一档赔钱货

2020-07-11 3W访问
投资宏达电大亏,新光金还有一档赔钱货

6 月 15 日上午,是十多家金融业举办股东会的黄道吉日,位于台北市南京东路的新光金控股东会现场,多位小股东递出发言条,站在麦克风前,向隐身在高耸的大盆花后主持会议的董座吴东进提出质疑。

发言股东最关心的是宏达电股价暴跌,而赔到几乎血本无归的最大苦主,就是吴东进旗下的新光人寿。自 2006 年投资宏达电以来,目前包括已实现及未实现的亏损金额,竟高达 49.5 亿元。

让全体股东更闷的是,在金融业普遍获利创新高之际,新光金去年却缴出了 3 年来最糟的成绩单,每股盈余不到 1 元,股东权益报酬率从 2013 年的 10.04% 掉到 6.59%;深究其原因,原来是主引擎新寿的 EPS 从 1.14 元,掉到只剩 0.27 元,股价也和另两家寿险金控国泰、富邦的差距愈拉愈远。

停损风险机制遭质疑

「我们公司到底还持有多少宏达电?」「董事长,我们公司内控真的要加强啦!」吴东进面对小股东炮轰,坦承「目前的确被套牢」,现在每日也以 2 到 3 张的速度,慢慢「认赔」消化。

然而,光是一档个股就造成如此鉅额亏损,不禁让外界质疑,新光金内部的投资决策及风控机制如何运作?摊开年报,一整排洋洋洒洒的裁罚纪录都和内稽内控有关,累积罚款超过 1,000 万元,更夸张的是,其中还有一项,是去年 10 月因「稽核单位人员之任用及轮调,有未由总稽核签报,经董事长核定后办理,」而被金管会罚了 60 万元。

再如,金管会在去年九月去函纠正新光人寿,案由是「新光列入长期性(利害关係人股票)及核心持股部位管理之筛选指标,有未考量个股损失情形并定期检讨,致有个股损失率偏高或损失金额重大,仍列于该等部位不执行个股停损之情事」,被罚了 120 万元,也让人不得不直接联想到已揭露的宏达电。

向来力挺宏达电的吴东进,一度是 hTC 手机和平板的「超级粉丝」,不仅曾在每年例行送给客户的花灯上免费替 hTC 宣传,3 年前宏达电新出一款平板,他还特地找来该公司工程师替媒体记者上课。

宏达电和新光金两家公司的交情,连在人才任用上也有默契。宏达电上市后的第 2、第 3 任财务长分别是郑慧明和容觉生,其中郑慧明的任期是 2006 到 2010 年,他是已故新光金前副董事长吴家录的女婿,在金融圈颇负盛名;容觉生则是出身知名顾问公司麦肯锡,2005 年到新光金任职,2011 年和郑慧明在宏达电「无缝接轨」,有相当的巧合。

依此渊源,新光金应该比同业更了解宏达电,但显非如此;吴东进私下对此也颇为懊恼,后悔他在 2011 年和宏达电董事长王雪红餐叙后,一时冲动大举在高价加码宏达电。

新寿的投资失误,不仅只有宏达电,近来法人圈还点名两档个股,那就是仁宝电脑,以及一档二倍反向标普五百指数型基金 ETF。据指出,亏损也十分惨重。

据本刊调查,新寿的确在五年前大买仁宝股票,还一路买进前 10 大股东之列;然而,仁宝去年曾一度惨跌到 19 元关卡,新寿採取大幅加码动作,1 年内大买 6 万张,以 14 万张的持股从第 7 大股东一下子晋升为第 2 大,实际上,仁宝董事长许胜雄和吴东进有多年交情,也都是三三会的重要成员,两位大老闆经常见面,自然也有更多机会交流经营心得。

然而,另一档标普指数的放空 ETF 投资,对新寿来说,就不那幺幸运了。以 2 倍放空标普五百指数 ETF 中较知名的 SDS,股价从 2008 年 11 月最高价 451 美元,到今年 6 月只剩约 20 美元,下跌 9 成以上,从线图来看,几乎从未回升过,在前所未见的金融海啸期间,加倍放空标普指数,属于投资判断,错误情有可原,但最奇怪的是,这种 2 倍放空指数的产品,一旦看错一定要停损,没有人会长抱这种产品,就因为 ETF 不会断头,长抱下来比放空期指被断头更悲惨,据了解,这档标的当初也是经前任财务长容觉生大力推荐买进的。

未爆弹  放空标普五百 ETF

对此,本刊询问相关决策主管,得到「今年底前会全数出清」的答案,间接证实有这档投资,只是为何如此缓慢止血,放任帐面上未实现亏损金额持续扩大,恐怕最简单又直接的答案,还是怕对财报造成立即影响。一位金融界人士就私下直言,「新寿的负债成本相当沉重,先前几乎年年都要卖大楼来维持资本适足率,怎幺会肯马上认赔杀出呢?」

6 月初,新寿才又因海外投资未作好内控而遭金管会开罚 60 万元,虽然金额不算大,但吴东进若不尽力洗刷在公司治理上浓厚的「人治」色彩,未来只怕更难挽回投资人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