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朝体制下港、台的共同命运:序孔诰烽新书《少年香港》

2020-06-15 1W访问

孔诰烽是「香港土生土长」的杰出学者,曾获得美国社会科学历史学会会长最佳着作等等的荣誉。《主场新闻》这样介绍他: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系副教授,着有《浮夸中华﹕大国雄起与香港主体的前世今生》等书。矢志促进香港的进步本土力量壮大,待他日香港达成城邦自治,便功成身退,老怀安慰地落地狱。——这是很别緻也很动人的简介。

他和我素昧平生,去年他来台演讲邀我参加,可惜失诸交臂。今年他写了一本新书《少年香港---天朝帝国下本土主体的成长》有幸要我一篇代序,使我可以先睹为快,深深感动,认为这是关心港台命运的人都该好好读一读的精彩着作。现在我把写在代序《中国天朝体制下港、台的共同命运》中的读书心得摘录改写来和《想想》读者分享。

中国天朝体制下港、台的共同命运:序孔诰烽新书《少年香港》

诸帝国边陲的香港

香港,蛋民原来才是真正的主人,但如今却已经是香港的边缘族群而走向消失;而香港,原先就是东方帝国中华天朝的边陲;等到隷属大英帝国,固然是帝国殖民的前进基地,但在文化和政治位置上毫无疑问的又成了西方帝国的边陲。在长达200多年的东西帝国的角力中,香港成为东西方帝国夹缝中的双重边陲,时间,到现在已经漫漫一个半世纪还多。从帝国之眼看来,香港是永远的边陲,是和帝国本部永远不等价的「外地」,是的,外地,伦敦以这样眼神睥眤香港固已矣,而如今香港的新统治者,从北京天朝瞥过来的眼神并没有不同。北京甚至把这眼神白纸黑字地写在双方的契约中,CEPA,《内地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係的安排》。北京的立场,从黑龙江直到深圳千里万里统统是内地,内地绵绵延伸,直到深圳河嘎然而止,小河对岸香港便成外地。

这就像日本统治台湾时,相对于殖民地台湾,北太平洋西侧岛錬上岛屿大大小小都是内地,而独独台湾不是一模一样。北京以香港为外,并不是香港得罪了中共,以致于换来的特别处罚。上世纪,一代中国大儒唐君毅有篇传颂一时的文章,他说,因为战乱而离开大陆的中国知识份子是「中华儿女海外花果飘零」,他说的海外,并不是欧美,其实就是港台。当时和他同属于新儒家的学者如弁宗三、方东美、徐复观、钱穆等等纷纷移居港台,这一点,唐君毅心中大有罣碍,说处境真正悲凉,是海外花果飘零。可见地有尊卑,内外有别,并不是历史偶然造成的不幸,而是中国天朝体制下大家信服的诫命。也难怪胸有中国大志的林毅夫当兵时非得冒死从台湾逃往中国,他说他「就像是从夏威夷搬到美国本土去一样。」,很喘了一口气那样叹息不再屈居于非中国本土的台湾了,他的人格终于完满了。既然中国大陆才是中华的内地,本土,那幺,以港台为自己的本土、「内地」的人,便只有在中国认同之外自立主体,寻求自己所认同的共同体了。只是这样的努力面对的是天朝为追击布下的天罗地网,他《浮夸中华》书写蛋族的一段,以《大屿山屠杀八百年》做标题,直说过程真真切切地惊心动魄。

从这样的情调出发,他进行了「从边缘回望中心」的本土建构论述,把心得集结成去年印的《浮夸中华》和今年这本《少年香港---天朝帝国下本土主体的成长》。新书顾名思义,香港庆幸已成少年,要进一步转大人必须挣脱天朝阴霾。

从《浮夸中华》到《少年香港》

孔诰烽本来是个大统派,现在成了香港当局头痛的本土派,这个变化很有趣,他也交代得很真诚。想到1990年代初,台湾主流认同还是两岸一国,中国统一,如今绝大多数的统派民众都已经转成了独派民众,支持持台独的由不到1成上升达到7成,看看香港看看孔诰烽,想像自己,由不得油然升起港台命运共同之感。在这糕的脉络下,这新书,我建议从第二篇《家国阴霾》的《中国资本主义轨迹下的香港主体(序言书屋演讲纪录)》一节读起。在这一节他简单地说出了他的学术训练背景,和他在大时代中思想的变迁,强调:「自己的思想背景一直都有改变,你看我的书就会知这,我是一个从头到尾由大中国胶、左胶又变到一个轻中国左胶,在转向本土派。」先读这一节,大有利于对于其他章节精闢观点的理解。

中国天朝体制下港、台的共同命运:序孔诰烽新书《少年香港》

诰烽君说他为学喜欢跨界。好跨界,自然是因为心灵自由不受羁绊,这不只让他渊博,也使他深入各个知识学门和深情关注激昂慷慨的运动都不为所「胶」,当然也使得他的书读起来趣味十足。

秉跨界来的自由,他天南地北,高谈阔论,谈起事来面向多角完整,因此往能画龙点睛,让人能清楚掌握香港60,70⋯⋯90,2001各个十年主体性发展的风貌轮廓和内涵重点。他还特别比较了同样笼罩在中国天朝阴霾下的港台西藏以及东亚的处境,并勾勒了中国巍然崛起的关键:在美国新自由主义战略布署的压力下,中国从被动因应调适到,进而崛起并为整个东亚天空布满天朝阴霾。

在对抗天朝阴霾时诰烽君为本土主义引用了一些旁人的宏论,也开发了许多锵然有声的论点,如:「在任何地方要保护、伸张普世价值,均需要预设某种内/外界线,由一个服务于该社群的本土政权去实行。」和「资本的积累和流通,在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同阶段,皆须有特定空间结构。现阶段的反资本主义斗争,很多时候体现为针对各种跨境整合的「勇武的地方主义」,「勇武的地方主义可以左也可以右。」等等。台湾在民主运动,本土觉醒时诸如华夏文明,殖民史,本土,主体,民主,疆界,普世价值,命运共同体等等的议题都曾引尖锐辩论,这是议题,如今香港的民主运动,本土觉醒中也全都浮上台面被争议,这现象诰烽君做了很值得一看的比对,但是最令台湾读者感慨的还是应该是这一段:

「整个1990年代的情况是这样的:因爲中国急于进入全球新自由资本主义体制内,而中共觉得是一个生死存亡的一个过程,不是香港需要大陆,而是大陆需要香港,特别是中国需要香港来保命参加这个游戏。」但是2000年中国崛起之后就把港商踢开。「处境,香港资本家的处境可能比美国投资银行还要差。」这一点,台商的中国经验又何尝不同?于是,我们发现台湾命运共同体和香港命运共同体两个虽然隔海各自成长,但却在天朝阴霾之下出现了诸多命运共同的诸象。

因此,透过孔诰烽对香港的描述大大有利于我们从更宽广的视野了解台湾自己。

港、台命运共同,目标相异

今天中国不合时宜的天朝观已经成为中国本身和中台乃至与周边国家之间许多痛苦的来源。

看来要中国在自己混乱不堪的价值观中理出一个头绪絶对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甚至十年二十年的事,在这之前,期望中国决策的理性化,政治的民主化显然不切实际。应该是这原因吧,因此中国民主化固然是天大好事,但是当香港主流民主派主张要积极介入中国的民主发展时,诰烽君和陈云同调说不。那幺,台湾和香港既然命运共同要不要追求共同的目标?诰烽君并没有针对性的直接回答,但他的答案似乎仍然可以找到,那就是,港、台追求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的目标当然是一致的;但是在安顿社群的体制上则各依殊相安排,一个是自治城邦一个是独立国家。他説中国崛起后简直「雄到不行」,那幺香港和台湾的空间在那裏?这一点诰烽君显然审慎但仍然是乐观的,这就请大家直接看他的书吧。书中有很精彩足以当做台湾参考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