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南榕广场!」 成大学生发动连署 再次为正名请命

2020-06-11 4W访问
「还我南榕广场!」 成大学生发动连署 再次为正名请命

(芋传媒记者赖品瑀报导)郑南榕逝世将届满 30 週年,成大学生发起还我南榕广场连署行动,邀请在校学生、教职员工、校友参与网路连署,也欢迎校外人士声援。提出「尊重校园民主,正名南榕广场」与「落实学生主体,公投命名入法」两诉求。

此连署由成大学生颜诗庭、吴岱陵、卢品辰、陈佑维;成大教授王金寿、李辉煌、谢奇璋、翁裕峯、郑邦镇、杨芳枝与成大学生会共同起草,南榕广场命名投稿者邱钰萍、台南市议员林易莹、岛国前进发起人林飞帆也以校友身份率先响应连署。

今年郑南榕逝世 30 週年,内政部与成功大学将在27日共同举办言论自由研讨会。但讽刺的是,2013 年成大曾经举办了改建后新广场的命名活动,当「南榕」两字获得近千票的支持后,校方却取消了广场命名活动,宣称此投票结果「只是参考」,广场至今没有名字。

「还我南榕广场!」 成大学生发动连署 再次为正名请命

2013 年,成功大学进行校园改建,拆除了成功、胜利两校区之间的围墙,形成一个广场。11 月,成大校方委任社联会办理命名新广场名称的网路投票,经 3 千人参与后,最终由「南榕广场」获得最高 971 票。当时邱钰萍提案「南榕广场」这个名字的构想,包含了成大校园着名的象徵「榕树」,更有意纪念成大校友郑南榕为台湾社会的言论自由做出的努力与牺牲。

不料,结果出炉后,校方改口说投票结果仅是参考用,引发学生不满,质疑「难道 3 千多人共同投出的结果不应该被重视?」甚至在后续的校务会议上,出现部分教授提出了「郑南榕在杂誌社自焚的行为并非史实」、把郑南榕类比伊斯兰炸弹客的言论,亦有教授指出,南榕广场牵涉统独问题,希望成大不要捲入政治冲突之中。

当时成大校长黄煌煇甚至搬出《教育基本法》,称教育应本中立原则,学校不得为特定政治团体或宗教信仰从事宣传,因此校内相关设施均应避免涉及政治性活动与特定政治意识形态,避免造成校园的不安定。但这样的说词,反遭学生质疑,若说要以校友郑南榕之名纪念言论自由算是在为特定政党服务,那幺成大拥有名为「胜利」、「光复」的道路和校区,又是在纪念谁的胜利,谁的祖国光复?

南榕广场争议校方拖5年 在校生接棒继续争

成大学生会权益部长吴岱陵表示,2013 年成大南榕广场争议传出,当时只是高中生的他,不能接受成大校方以「太政治了,学生不要碰触比较好」的态度处理这件事情,如今过了5年,校方却要在校园内办言论自由的研讨会,岂不自打嘴巴?

成大学生会在发起这波连署前,曾尝试与校方交涉,提出既然学校将和内政部合办言论自由的研讨会,应是肯定言论自由的价值,那幺拖了 5 年的南榕广场争议,既不尊重郑南榕所代表的言论自由精神,也不尊重学生的投票结果,应该重新正视与补救。

但吴岱陵转述校方的回应,「学校办的这场研讨会主要是讨论现代社会中言论自由的彰显问题,譬如假新闻等议题,和同学提出的这个案子可能比较没有直接关连。」吴岱陵表示,对校方将言论自由与纪念郑南榕拖勾的说词感到费解。

「我们要告诉校方,社会跟校友都没有忘记。」当时是成大在校生、为了南榕广场命名奔走的林易莹表示,对于现在还有学弟妹在争取南榕广场命名一事,觉得既感动又无奈。感动的是这些学弟妹当时不过是国高中生,却还记得这件事情,但也对校方面对这件其实很简单的事情,推託了五、六年不愿积极处理,到现在还需要学生发动体制外的连署来催。

「还我南榕广场!」 成大学生发动连署 再次为正名请命

林易莹表示,现任校长苏慧贞刚上任时,曾经承诺会处理此事,但如今都连任第二届了,「校方有没有心要处理,大家都看得出来。」

吴岱陵表示,成大学生会近期也举办了言论自由相关活动,参与的在校学生,绝大多数都没有参与过5年前南榕广场的争议,但在了解这段历史后,多数都不能接受校方的说词。而学生会后续也会继续在校园的公共空间进行小型的宣讲,要突破「同温层」,鼓励更多同学一起重视言论自由的可贵。

林易莹劝告成大校方「请言行一致吧,如果真的追求言论自由的话」。

「成大最适合有南榕广场!」 郑南榕生前挚友郑邦镇讚声

「成大是全台湾最适合有南榕广场的学校」。郑南榕过去的挚友,台湾文学馆前馆长郑邦镇认为,郑南榕不但曾是成大的校友,在 1987 年发起的「二二八和平纪念日促进会」也是从台南出发。郑邦镇强调,郑南榕是一个值得纪念的人,南榕广场将是庄严的,他支持更讚叹成大学生发起这个连署,认为是相当正向的行为。

郑邦镇劝成大尽快完成命名,不要「小里小气」,成大既然都能以郑成功为名,又为何不能纪念郑南榕?何况,郑成功还曾经杀害了原住民,郑南榕可是从来没有伤害自己以外的人过。

参与连署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