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女王吴淡如:我从不砸钱在这,别因不好意思拒绝而投资!

2020-07-11 9W访问
帮朋友忙,是应当的,他过了河,不用怀念桥,但也不能过河拆桥。
过河拆桥的,在碰到第二条、第三条河的时候,应该看不到桥。
以投资而言,我是个很理性的人。
打比方说,就算是我的亲弟弟或最好朋友,假若他提出一个在我看来稳赔不赚的企划案要我投资,那幺,我也不会看人情投资。明明觉得不妥,但又勉强投资,最后的下场,除了损失金钱之外,通常还会损伤感情。事业失败了,而那个人也永远躲着你。
四十岁之后,我极少投资失败,就是因为理性评估。
绝不要因为「不好意思拒绝」而投资
我在台大EMBA时,投资过两个朋友的创业。目前已经都入袋了。虽然说也没有赚取什幺暴利,但以机率而言,诚属难得。因为商学院同班同学,常有因为投资公司意见相左,发生了种种複杂问题,对簿公堂。
我当时并不那幺懂他们的行业,理性判断的功力没有现在深。我当时用的方法是看人。
他们并没有主动要我投资他们,都是我觉得,此人此行在当时看来都行,主动要求投资。
有趣的是,我投资的这两位,都是苦学出身,从技职学校出来,一路坎坷才念到硕士。而且他们的个性中都有「爱面子」和「很怕让朋友赔钱没面子」的性格。
我自己也有这种性格。
当然,现在所有的行业都面临了很大挑战,大部分的行业没几年就会遇到一次平台转移,所以,获利了结也要看时间点,不能够贪恋。
我从来没有投资过那些在学业上一帆风顺的人。这些人,创业者少,要创业成功更不容易。因为他们选择多,退路多,不会看脸色,也常常不合时宜,不知民间疾苦。
到上海念EMBA,同学们投来投去,目前为止,我也只投了两个同学的事业。他们同样具有「很怕让朋友赔钱」的性格,当然,这个时候我也比以前更懂得评估行业远景了。我不会因为「不好意思拒绝」而投资,因为我不想到最后钱没有,连朋友都没有。

毫无理性的人情劝说对我而言是没有用的。
举一个例子来说吧。
有一位我真的没有很熟的A君,曾经要我投资三百万元,让他买下一批货到购物台贩售。那一批货,就是三百万元整。
我对他讲的这种「买空卖空」赚一票的案子并没有什幺兴趣。
「我认为……当时我们公司请妳当代言人,我有对老闆美言几句,所以妳就看在这个份上投资我吧?」
这是来要人情吗?那个商品贵公司大赚,比我的代言费多太多了呀。
「可以跟我讲理性法则吗?」不然,只要我代言过的公司的员工出来创业,我都得投资吗?难道你不知道,最傻的投资人常在演艺圈,因为艺人大多是傻呼呼的在投资呀,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商学院不能白念。我内心苦笑。
「那你告诉我,如果我投资三百万,而你也按你的计画获利了结,那幺我的获利是多少?」
他应该没有算过,所以沉吟半晌才说:「大概是……四十万元吧?」
「那你呢?」
「我大概也可以获利四十万。」他说。
「期间多久?」
「顶多一年。」他说。
「你的意思是,我要花三百万元,然后一年获利四十万?」我的意思是,我跟你不算熟,我要花赔掉三百万的风险,去赚那四十万?
我是头壳坏掉了吗?我通过自己的理财运作,获利虽然未必比这个好,但风险一定比这个小啊。
「对。」
我表示,希望他能够找到对他的提案更有兴趣的人。其一,我不了解他。其二,他不了解我。所以他不知道我对这种只是为了赚钱而「干一票」的事情不感兴趣。
如果负担风险的人全是我,而且风险无限大,而获利机会比风险小,项目你又不感兴趣,又在一个日落西山的平台,为什幺要投资?
我投资的项目,通常都是我自动送上金额去的,就好像我们公司在日本和越南及马来西亚都有合作窗口,都不是他们来找我的,而是我主动寻找的。有时我会透过朋友来寻找,最大的重点,就在于探询那个合作对象口碑如何,可不可靠?口碑要看过去表现。
是否能够获取最大利润,并不是最重要的那个点。一个不可靠的合作对象,会让你悔不当初,通常还会觉得自己很笨,然后恍然大悟:其实,很多端倪在很早的时候就看得出。
无论如何,投资仍然有风险,愿赌就要服输。如果我心甘情愿投资的对象,他赔光了我也不会怪他。
这才是朋友。
有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