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授田证的幻想

2020-07-10 5W访问

国民党政府为鼓舞军心,1956年通过《反共抗俄战士授田条例》,凡三军战士都可获得每年出产净稻穀二千市斤的土地—片。然而光复大陆神圣使命没有完成,老爸授田证已改为授田津贴,我童年的土地梦也为之幻灭。

我家卧房有一个木製衣橱,内有两层小抽屉,其中一层藏着老爸宝藏,包括战士授田证、服务满十年及十五年忠勤勋章,还有一些重要文件等。

战士授田证的幻想

唸国小的我对老爸宝库就很好奇,好几次要老爸打开让我摸摸瞧瞧。我对小小张对折式的战士授田证最有兴趣,老爸说:「将来反攻大陆后,凭这张证可以换两分地!」两分地到底有多大?我毫无概念,却有无限想像空间。

新竹阿公贫无立锥之地,晚年更没有留下一坪土地给儿孙。同样一无所有的老爸,虽私下对反攻大陆神话嗤之以鼻,我仍隐约感觉他对那远在天边的两分地,还是有一丝期待。

国中一年级,「公民与道德」课程的女老师请产假,一位外省人男老师代课,口才好又风趣,内容常让大家听的津津有味。

有一天,这位四十多岁老师上课聊到中国美好河山,口沫横飞鼓励大家:「你们要认真唸书喔!大陆很多个县市,有的都比台湾还大,将来反攻大陆后,每个人都可以回去当乡长或县长呢!」同学们听得很振奋,我想到老爸的战士授田证更是开心。

反攻大陆一年拖过一年,其实在政府宣布改为授田津贴前,多数老芋仔早已不抱任何希望了。战士授田津贴则从1990年开始发放,依级数不同,每等级加发五万津贴,退伍官兵可领取金额为五万到五十万不等。

老爸在空军任职近三十年,上士退役,依其级数共领十五万元。一分地市价卖多少钱?这十五万元到底是多是少?对老爸来说,意外之财不无小补。 

后来我才了解,除了大陆来的老芋仔,在台湾入伍的职业军人只要任职满两年,每人都有战士授田证,让我对此证神圣性打了相当折扣。

多年前,还没出社会的我幻想真的反攻大陆成功了,老爸在东北、新疆或四川分到一块土地,万一交给我处理,我将离乡背井前往开垦吗?现在回想起来真笨,不想去开垦,卖掉换钱不就得了!只是我的战士授田证梦,早也随着旧时代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