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依然下落不明

2020-06-15 7W访问

中国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依然下落不明

崔文元爆料最高法丢失卷宗一案中的关键证人—中国最高法法官王林清,至今下落不明,有人怀疑他可能被隔离在一个地方」调查「。正在不少人为这位主办陕西千亿元矿权案,敢于站出来揭露最高法黑暗内幕的法官的命运担心的时候,社交网路流传着一篇以其」同事「的名义爆其」品行不堪「的网文。

陕西千亿元矿权案前后拖延十余年,正当最高法主办这一案件的法官王林清要写判决书时,发现副卷失蹤,他要求上级调看监视录像,结果两个摄像头在卷宗丢失时恰好都坏了,王林清意识到问题严重,崔文元爆料后,王林清为保护自己,拍摄录像陈述卷宗丢失经过,并揭露最高法最高层罔顾当事人诉求罔顾合议庭意见强行干预千亿元矿权案,徇私枉法。但是不久之后,王林清突然消失了,崔永元曾发出愿与其一起死的吶喊,更令许多人担心。

前面提到的那篇文章1月23日在」法律人夜读「公众号,以」同事眼中的王林清「为主题刊文,以知情人的口吻讲述王林清的过往。作者号称是王林清法官的」同事「,但不肯暴露姓名;满篇诋毁王林清品行不佳,却为颇受质疑的最高法高层辩护;文章登堂入室,无人屏蔽,从微信转到微博,也令人生疑。亲北京的『多维网』以」知情人曝王林清过往中共最高法法案卷丢失案或迎反转「为题介绍此文,令人觉得蹊跷。

号称「同事」的作者对」卷宗真的会丢吗?视频真的会被删吗?监控被删除了吗?「连发三问。关于卷宗丢失,文章称:「若有关内容涉密,为了缩小知情範围,不宜入卷,法院上级完全可以直接要求该材料单独保存。何必派人盗窃?即使盗窃,办公室都有监控,长时间离开办公室都会锁门,至少要关门。谁能把握好时间,在王林清以及同屋不在时才能潜入,并精準翻找得手。如果是锁了们,钥匙又是如何得到。」

文章接着发出另外一个质疑:「王林清的话可信吗?」并认为崔永元在微博上发布的绝密文件,内容并未反映出院高层违法干预案件,反而是反覆斟酌避免判决作出产生不良影响「。

文章指王林清是」影帝「,」平时表里不一,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指责他」沈迷与编写书籍、到处讲课。「称」法官的本职工作是办案,如果整天忙着着书立说,工作时间外出讲课,必然会本末倒置,影响工作。何况,着书立说就牵扯到利益,有多少律师校友有事相求时被他要求『买我几百套书』试问,他们拒绝了吗?「

接下来指责王林清」喜欢剽窃造假、沽名钓誉「。指王林清法官的着作」实际上一种编书,而非着述,严格从学术规範衡量就是剽窃。「

再接下来这位「同事」开始在私生活上攻击王林清,「贪财好色,以权谋私」,「无论是同事、实习生、还是女律师、还是男律师的女助理,很少人没被他越过,没被他骚扰过」。

总之,「同事」文章是要告诉读者,王林清不是「铁面无私的包青天」,私生活不检点,且有收受贿赂,且有监守自盗的嫌疑,文章同时处处为」院领导「开脱,似乎有备而来。

多维文章引述分析称,「对于最高法丢失卷宗一事,中共政法委已会同中纪委、最高检、公安部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在此关键时刻,有关王林清的『不堪』过往被曝光,可能并非巧合,事件可能将被反转。「

有意思的是,微博上的评论绝大部分站在王林清法官一面,对所谓的同事发出质疑。一位网民说:」很奇怪的文章,通篇没说啥否有人徇私枉法。攻击别人私德…避重就轻,生拉硬扯的文章。「还有网民指,「这恐怕又是陷害人嫖妓的老路数,找个藉口先整个半死再说…」

西北青云:」一般攻击下盘(男女关係)说明已经没有多少招数了,假如再放大什幺培训费书稿费那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里….招数要创新不能重複,吃瓜群众都知道一些历史传统招数。「

我的未来真是梦:「如果是同事,为什幺不实名?不实名,怎幺证明是同事?到底是前同事,还是水军?」

杨小四妹:「总结一下,本文几个观点,他抄袭,他约女人,他离过几次婚,他有过好几个老婆,他造谣…..。敲黑板,别跑题哈。」

崔文元去年12月26日爆出最高法丢失卷宗后,最高法称其造谣,后崔文元再爆出丢失副卷里的複印件,并同时表明有法官王林清作证,随后王林清以视频形式出现,陈述卷宗丢失经过,迫使最高法展开调查。现在,这一震惊全中国的大案由中共政法委接手调查,不少分析均认为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可能失势,此案案中有案,省委官员与最高法高官勾结,其黑暗令人乍舌,但目前官媒的报导全把火力集中在退休的陕西前省委书记赵正永身上。在王林清法官不知去向的此刻,此篇号称「同事」的网文出笼,令观察人士疑问重重。

网民楚王侯自问:「还有希望吗?」他接着写道:「1月19日,崔永元发微博称:王林清反覆问我一句话,还有希望吗?『还有希望吗?』这句话竟然是出自最高院王法官之口,一个德高望重的法官,出于良知正义把事情真相揭露出来,竟然会被逼得如此绝望!这不禁让人愤慨之余更是潸然泪下。我们心裏不禁要问:法律,还有希望吗?中共,还有希望吗?」